豪门

《陌路婚途》

徐许作者

豪门| 宋可妍,苏仲恺|互联网

已完结 | 2020-04-08 08:14:45

在线阅读

简介:

独家作品《陌路婚途》是徐许原创的一本豪门风格的作品,主角宋可妍,苏仲恺,精彩片段预览:婚假结束,宋可妍回到了公司上班。她是珠宝设计师,这份工作如同她不冷不热的性格。当初收到苏胜曦的戒指,她有些意外。那是在国外留学时,走投无路之下,用仅剩的钱买了材料,做出成品后,拿到舶来品店铺寄卖。谁会

章节试读:

婚假结束,宋可妍回到了公司上班。

她是珠宝设计师,这份工作如同她不冷不热的性格。当初收到苏胜曦的戒指,她有些意外。那是在国外留学时,走投无路之下,用仅剩的钱买了材料,做出成品后,拿到舶来品店铺寄卖。

谁会料想,买走那枚戒指的人居然会是苏胜曦。

“薇薇安有你的包裹,是用匿名形式寄来的。”助理把包裹放在了宋可妍的办公桌上。

放下包包,她拿起包裹,会是什么呢?宋可妍满心好奇。

拆开包裹,呈入眼帘的是一份报告,她打开后,发现上面写着宋罄佩的名字。

报告写明,她怀孕了。

不知为何,宋可妍看到怀孕两个字,再联想到结婚时休息室发生的闹剧,心底隐隐划过不安,苏仲恺和宋罄佩之间的气氛,分明很有问题。

这份属于宋罄佩的怀孕报告书,为何寄到她办公室呢?宋可妍颓然坐在了椅子上,将报告书放在了抽屉里。

整个人情绪不稳,昨晚她分明听见,苏仲恺在和人打电话,问对方在法国过得好不好?

不行,绝对不能够怀疑他。

世上再也找不到比他更爱她的人了,宋可妍你怎么能怀疑你的丈夫呢?

她警告自己,不可以再怀疑苏仲恺。

与之同时,坐在办公室的苏仲恺,背靠着大门,手中拿着电话。

“阿胜,东西寄出了吗?”他的声音里满是期待。

未来的十月期间,宋可妍还会收到不同的产检报告,包括孩子的B超。苏仲恺要她每个月都经历痛苦,在离婚时,说出所有的真相,相信这会比挨打还要来的痛,

“大哥,你就不能收手吗?”苏胜曦不满的喊着。

“阿胜,大哥知道,不该对女人下手。可我无法忘记秀秀,无辜的她为何就该死呢?宋御为何不想想秀秀是个女孩子呢!所以,宋御的女儿统统该死。”他闭上眼,抓着电话的五指用了全力。

泛白的骨节,显示他的恨意是多么的浓烈。

秀秀,你不该死的,那么善良的你有什么错?你本能幸福的活着,是那个畜生毁了你。

他的脑海里全部是秀秀被人轮奸的画面,她凄惨的求救声,如同困兽一般哽咽的哭声。

苏仲恺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能在每一个午夜梦回闭上眼。

记得刚被苏睿收养的那些年,他怎么也睡不着。秀秀死后,兰姨把他不知道的事说了出来。秀秀的事令苏仲恺印象深刻。

无法想象,那时候的秀秀是怎么活下来的。

“大哥……你怎么了?”苏胜曦听见微弱的哽咽。

苏仲恺没说话,径自掐断了电话。

他打开抽屉,里面有一张相片。是他们一家四口,爸妈并排坐一起,他坐在妈***膝盖上,秀秀站在他们的后面。

“秀秀,我不能爱,也不会爱。为了你,为了爸妈,我绝对不会爱上她。”他的眼被可怕的阴谋取代。

紧紧握着手上的相框,心底深处的思念,像随时将他淹没。

想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苏仲恺根本无法做到,他竟用牙齿狠狠咬住牙根,嘴里尝到咸涩的味道,他最清楚,那是血的气息。为了控制情绪,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突然想起,早上前来上班的路上,他接到了兰姨的电话。

兰姨当年在窦家是管家,这些年来,一直照着植物人的窦先生。

至于窦太太,早在当年死去。

一夜之间承受不住丈夫成为植物人的打击,脑溢血当场死亡。

兰姨要从国外回来了,把窦先生的骨灰带回来。

他拿起外套,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官司的事我明天再处理,上庭之前带齐所有的证据,保证当事人的利益。”苏仲恺交代凌晨,要他注意跟进。

凌晨连连称好,“BOSS,我会认真处理的。”

看着苏仲恺像一阵风一般的消失,凌晨内心有了好奇。

手中厚重的档案,提醒他根本无暇浑水摸鱼。

开着黑色宾利,苏仲恺前往机场。

A城的交通显得拥挤,万幸每天都有车辆限行,否则,马路上的状况更令人讨厌。

抵达机场后,有一位穿着白色衬衣的中年妇女站在机场大厅,她留着短发,眉清目秀,微微驼背,背影显得清瘦。

常年在外,再加上当年窦家发生的惨剧,对她而言是无法言说的痛。

“兰姨。”苏仲恺走上前,俯下身抱住了兰姨。

她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苏仲恺抱住。一时感触,内心像打翻的五味瓶,紧紧抱着小少爷,热泪悄悄滚落。

“兰姨来迟了。这些年来要少爷独自一人生活,你受苦了。”抱着苏仲恺,兰姨情难自控。

苏仲恺松开抱住兰姨的动作,“我们先走吧!”

两人离开了机场大厅,苏仲恺为兰姨找了一处风景宜人,交通方便的住所。

把行礼送到兰姨的房间,“兰姨,这里你先住着,等我从宋御手里夺回房子,到时候,我们就能回去了。”

他蹲下身,抬头对视着兰姨的目光。

坐在椅子上的兰姨,轻抚着苏仲恺的脸。

“兰姨老了,不知道能等到什么时候?少爷,你越来越像秀秀小姐了。”兰姨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内心深处有一个秘密,这是她这辈子打算带到棺材里的。

苏仲恺笑了,握住兰姨的手掌。她的手全是骨头,摸上去有些粗糙。

这是一双干活的手,主人生前经历了岁月的洗涤,日常生活的阅历。

“我和秀秀是一个爸妈生的,不像她该像谁呢?”他笑的样子,在兰姨眼中是一种痛。

这种痛,深藏着几代人的秘密。

老爷,小少爷那么乐观,那么坚强。小兰实在不忍让少爷痛心,绝望。

可是老爷,原谅小兰的自私,有机会,我还是会把那个秘密说出来。

“少爷,兰姨按照你上次说的日子抵达了A城。明天,我们该把老爷的骨灰带到怀念堂。”她的眼睛瞥向了一边,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小号行李箱。

苏仲恺起身,走上前,打开了小号行李箱。

打开布袋,里面是一只瓷白的骨灰瓮。

“爸,欢迎你回家。”他话音刚落下,眼眶瞬间转红。

......

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宋可妍刚走出公司大楼,张德澜戴着墨镜,等待她经过。

看到不远处站着相识的人,宋可妍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

“妈,你怎么来了。”宋可妍轻声询问张德澜。

她左右环顾,然后摘下了戴在脸上的墨镜。

“能不能找个地方谈一谈。”张德澜有些小声,表情里充满了哀求。

宋可妍看到张德澜脸上有明显的淤青,这分明是被人打的,能打张德澜的人还能有谁?宋御有暴力倾向,这件事家里没人知道,只有宋可妍。

在她出国之前,见过张德澜被宋御打的扑倒在地上。

那天起,宋可妍看张德澜的眼神变了,而她看女儿的眼神也有了转变。

两人走进了了街角附近的咖啡室,坐下后,张德澜才敢摘下墨镜。

“可姸,就当作是妈求你了。你和苏仲恺离婚好不好?”她心急之下握住了宋可妍的手,“妈不想你以后知道真相,后悔和他结婚。”

坐在张德澜对面的宋可妍,不悦的皱起眉头。

说来说去,还是来给宋罄佩当说客的。

“如果,你来是想说这些的话,那么我对你无话可说。”宋可妍抽回被张德澜握住的手。

拿起包包,起身就要走。

张德澜急了,她跪在了宋可妍的面前。

她们坐的位置有些偏,是宋可妍特地找的,以免张德澜一脸的淤青,给她惹来不快。如此贴心的女儿,天下难找。

“妈,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宋可妍蹲下身想扶起张德澜。

跪在宋可妍面前的张德澜,死死不肯起身。

就当是她自私好了,“可姸,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不好?一开始你就不该和苏仲恺结婚,是你没有听我的话。”

不可以和苏仲恺结婚,宋可妍惊愕。

张德澜的眼神里有明显的闪躲。

“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告诉我啊……”宋可妍大声咆哮。

那双抓着张德澜的双手是那么用力,她的眼神里有了惊慌。

一颗心七上八下,结婚那天,宋罄佩怎么会以死要挟,那架势分明是不顾一切,豁出去了。

张德澜哆嗦着手,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相片。

照片里,苏仲恺搂着宋罄佩,两人的笑容俨然一对甜蜜的情人。

当宋可妍看到手中的相片,她整个人站不稳,双手发凉,头也晕了起来。

笑不断扩大,从小笑声逐渐变成了大笑声,拿在手中的照片掉在了地上。

整个跌坐在了椅子上,“为什么你不早说,为什么啊!”

仲恺,你给了我好大的惊喜啊。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你。

“就算他们是情人又如何?现在我和他才是合法的夫妻,宋罄佩什么都不是。”她咬着牙,狠着心说出重话。

我的世界被你占据的满满的,事到如今,岂可说放开你的手,就能放开呢?

早知道你和佩佩是情人,我就不会和你结婚。

就在宋可妍站起来的时候,张德澜单手托在桌子边沿,人慢慢地从地上起身。

精彩评论: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陌路婚途》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宋可妍,苏仲恺)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徐许)这种迥异与其他豪门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