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

《弃宠王妃》

樱飞雪舞作者

架空| 苏颜,王爷|互联网

已完结 | 2020-05-16 12:02:32

在线阅读

简介:

樱飞雪舞新书《弃宠王妃》由樱飞雪舞创作的架空风格的故事,主角苏颜,王爷,故事韵味无穷,非常值得阅读。主要章节节选:“好一句‘不是一路人,怎入一家门’!”轩辕少玉围着明月又倒转了一圈儿,随即停在她身前,俊秀的眉眼邪气地挑了挑,拿纸扇抬起她尖俏的下巴道:“怎么办呢?苏明月,本王越来越喜欢你的个性了。可本王并不想与六哥

章节试读:

“好一句‘不是一路人,怎入一家门’!”轩辕少玉围着明月又倒转了一圈儿,随即停在她身前,俊秀的眉眼邪气地挑了挑,拿纸扇抬起她尖俏的下巴道:“怎么办呢?苏明月,本王越来越喜欢你的个性了。可本王并不想与六哥争一个女人,本王很纠结,是该成全你和六哥,还是……杀了你。”

苏颜脸色一白,连忙上前挥开少玉的纸扇挡在明月身前厉声道:“平王请自重。不管怎样,我家小姐都是陛下钦点的靖王妃!”

“少玉,你别胡闹。”轩辕少卿沉着嗓子斥道。

“好好好,我闭嘴行了吧!六哥,请继续。”轩辕少玉嬉笑着坐下来,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两位次来,究竟有何贵干?眼看着晚膳的时辰到了,恐怕来不及通知府里的厨子准备两位的饭菜。有话快说,明月今日有客人在,不便多留二位。”明月很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怎么这样!”轩辕少玉闻言,登时哭丧着脸大呼小叫道:“我今儿还想留在六嫂府上吃饭呢!听说苏府上的厨子都是父皇从皇宫里精挑细选送来的,我还以为今儿有口福了呢。”

“谁是你六嫂!”明月与轩辕少卿异口同声地朝着轩辕少玉吼过去。

亭子里静了片刻,就见轩辕少玉拍掌哈哈笑道:“难怪父皇要给你们二人赐婚,果然很有默契。”

明月握紧拳头咬紧牙关,隐忍又隐忍,没想到这个轩辕少玉,当真如传闻中一般欠揍的紧。

然而,这位平王殿下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连他父皇的雷霆震怒都不怕,却偏偏怕他六哥的一个眼神。

只见轩辕少卿眼皮翻了翻,朝着轩辕少玉冷哼了一声,这一声哼带着十足威胁的味道。轩辕少玉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直到他们最后离开,都不见他再开口说一句话。

“本王今日来,只是想和你说清楚。本王与你的婚事既然已经无法推脱,本王自会遵照父皇旨意,迎娶你过门。但你需记住,本王是为了芊羽才会同意这桩婚事,你别妄想自己真的能当靖王府的女主人。那个位置,始终都是本王留给芊羽的,你只不过是暂时被圣旨捧上这个位置罢了。而且……”

“三个月。”明月突然开口打断轩辕少卿滔滔不绝的话,他凭什么就认定她很稀罕靖王妃的位置呢?反是他,要做苏家的女婿,还不够分量。至少在她苏明月的眼里,他什么都不算。

“最多三个月。三个月之内,我一定会相处办法说服干爹让我们和离。靖王爷,你也需要记住,在我没离开之前,你轩辕少卿也只是我苏明月挂名的夫君,里里外外,王爷最好也顾及到我的面子,否则,别怪我也不留情面,如此而已。”

明月从容自若地摸到茶杯端在手中抿了一口茶,继道:“还有,我希望这段时间里,靖王爷说话能够客气一点,也别想着再用什么卑鄙的手段陷害明月。如若那天劫匪的事再发生一次,明月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从宫里回来的路上,明月思来想去,从那天几个劫匪的言语中可以听出,他们定是知道她身份的。

明月自认从不曾与人结怨,唯一得罪过的两个人,就是因为此次赐婚事件,莫名其妙得罪的轩辕少卿和洛芊羽。

皇帝干爹审也未审,就将几个劫匪赐死,明月实在想不出一向执法严明的皇帝干爹此次为何如此仓促地处决了犯人。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他为了维护儿子。

除了轩辕少卿,谁有那个本事在干爹眼皮子底下让人劫走她的马车呢?谁还有那个胆量呢?

而且,当时在一片混乱中,她模糊地听见,有人提到了某个字眼:

靖王!

呵!说到底,她苏明月不过是个外人。外人,自然是比不得亲生儿子的,她不怪干爹,也不怨干爹,只是觉得心中某个角落塌陷下来,变得冰凉冰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轩辕少卿阴沉沉走近几步,身上的气息冰冷冷地传过来,令明月不仅哆嗦了一下。

“明月的意思,靖王爷心知肚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王爷,请回吧。”

轩辕少卿眯眸冷冷注视了明月半晌,才冷哼着转身离去,远远的,还听见轩辕少玉不甘道:“六哥,就这么回去了?不问问未来六嫂和那个男人什么关系?”

“住口。”轩辕少卿怒喝一声,轩辕少玉便再没了声息。

耳根子终于清净了,可明月的心里却没来由地涌起一阵悲怆的苍凉感来。

想到那天的情形,她就忍不住害怕得发抖。她多想伏在爹娘的怀中大哭一场,可是爹娘早就不在了,三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将所有的脆弱和哀伤深深藏在心里,用表面的坚强告诉别人,她很好。

忽而,明月觉得手上一暖,抬起眼眸时,睫毛上还挂着湿润的小水珠。

莫青山长叹一声,修长温暖的大手将明月的手紧紧暖暖地握住,温暖的感觉源源不断地从手心传过去,渐渐熨干了明月睫毛上的水珠。

“是不是又想起昨天的事了?别害怕,有我在,想哭就哭出来,这样总憋着,心里怎么受得了。女孩子就该柔软些,让人保护。”青山温柔的声音缓缓在夏日炎热的空气中回旋着。

明月心尖儿上颤了一颤。

这是第一次,青山用这样温柔的口吻跟她说话。虽然认识他不过一日,虽然他一直对人都很温和,可此时的青山,温柔得令人感动。

他的话就像淙淙的山泉一样,甘甜的味道一下子涌进明月心里,将连日来积压的委屈争先恐后地跑出来,眼眶里一下子变得雾气蒙蒙的,眼前一片黑暗的颜色也似乎是蒙上了雾气一样,微微泛起些许水雾白。

明月的眼泪还没来得及掉下来,人便落进了一个宽阔又透着安心味道的怀抱里。

莫青山身上的味道很清爽,跟皇帝干爹身上的龙衍香和少辉哥哥身上淡淡的莲香味道不同,是一种暖暖的、散发着阳光气息的、属于大自然的味道。

一瞬间,心中所有的屏障似乎一下子被融化掉,消失无踪。明月不由得埋头靠近他胸膛几分,眼里的温热再度就化作咸涩的泪水,浸湿了青山的衣裳。

这是三年来第一次,有一个人能让她肆无忌惮地流一回眼泪。也是三年来第一次,有一个人能近距离地看到她深藏起来的脆弱的一面。而这个人,叫莫青山。

“哭吧,哭出来,心里就舒坦了。我的胸膛和肩膀借给你随便用,大不了,你差人帮我把衣裳洗了便是。总不能让我这个赫赫有名的君子剑,顶着一身泪渍去行侠仗义吧。不然让人见了,还以为我是丐帮弟子呢。”待明月无声地哭了片刻,青山突然俏皮地蹦出几句话。

明月压抑的哭声顿了顿,极度郁闷地吸了吸鼻子从青山的怀里抬起头来,抓住他前襟的小手松了开来,“莫青山,你这人真煞风景。本小姐正哭在兴头上呢。”

“哈哈!的确有点儿煞风景。”莫青山心情极好地哈哈大笑道。

明月听见他爽朗的笑声,不禁莞尔,微微仰头时,鼻尖似乎触到了温热的一片肌肤。

此时青山竟是略略俯低了身子,双臂将她轻轻环在怀中,怜惜的目光寸寸扫过她梨花带雨的娇颜,他的下巴很尖,凉凉的肌肤跟她的鼻尖贴在一起,滑腻腻得甚为舒服。

明月听见脸上两朵红云轰地一下子升起来的声响,她连忙从他怀中跳开,极度惊慌失措地摸索着坐下来掏出丝绢胡乱抹了一把脸,又端起茶杯胡乱抿了一口。

“我……”

“你……”

二人异口同声开口说道,可是这种感觉跟轩辕少卿带给明月的厌恶和烦躁感很不一样。她只觉得心脏跳动的频率更快了几拍,声声如擂鼓般震得她略略有些头晕目眩。

“我想听你讲故事。青山,还没有有好玩儿的故事说来听?”明月极力掩饰自己的慌乱,努力想让自己的声调听起来自然些,可是心里的紧张还是令她的声线尾音有一丝不易被察觉的轻颤。

“故事自然是有的,不如就先来说说长白山里白发魔女的故事好了。”

莫青山极是镇定地开始说故事。明月一边喝茶,一边听,却不知怎的,总觉得心底因为青山坦然自若的摸样有些微微失落。

时间在青山的故事里缓缓流淌而过,四天,不过眨眼间,明月坐在床畔,摸着宫里送来的新制嫁衣,心里满满的都是惆怅。

金丝纹绣的图案在手心下凹凸起伏着,一路沿着那些纹绣摸过去,富丽堂皇的凤穿牡丹图,缀着流苏的盖头上绣的是鸳鸯戏水,凤呈祥的金冠也是完全按照公主出嫁的行头置办的。

嫁衣的衣料乃是用最上等的蚕纱所制,宫里御裁的手艺也是极为精湛。可明月摸着这一身精美绝伦的嫁衣,却是觉得那些纹绣图案刺得手疼,心也忍不住一阵阵疼。

为心爱的人穿上嫁衣,本该是女子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可她的命运却生生将她同这份美好隔离开来,看不到,也触不到,像天上遥远的明月繁星,只能仰望。

“小姐,您若是不想嫁,颜颜这就陪小姐进宫,再求陛下一次。”苏颜终究看不过她强颜欢笑的摸样,拉起她就要走。

明月拂开苏颜的手,笑着朝她摇摇头,“颜颜,还不帮我试穿嫁衣,若是有不妥的地方,也好差宫里御裁连夜修改。”她起身伸展双臂,等着苏颜为她更衣。

精彩评论: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弃宠王妃》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苏颜,王爷)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樱飞雪舞)这种迥异与其他架空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