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天降皇后》

子胥作者

穿越| 容渠,楚庭|互联网

已完结 | 2020-08-06 11:04:29

在线阅读

简介:

火爆创作《天降皇后》是子胥执笔的一本穿越类型的作品,本网络小说的主要人物容渠,楚庭,精彩片段试读:被身上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半压在床铺的一角,我的手脚都有些发软,根本没有力气把她踢出去,现在多么想估计直接刷下去也不想要在穿越了。“嗯!”忽然身上一轻,压迫感顿时全消,我睁开眼睛,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我

章节试读:

被身上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半压在床铺的一角,我的手脚都有些发软,根本没有力气把她踢出去,现在多么想估计直接刷下去也不想要在穿越了。

“嗯!”

忽然身上一轻,压迫感顿时全消,我睁开眼睛,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似乎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低头看见自己的衣服被扯开的不像样子,立刻钻到了被子里,也不管身子是不是还虚弱,简单地把衣服穿好,找到鞋子穿上就往门外跑去。

为什么眼睛好与不好时的差别这么大?那女人究竟是谁?那手的触感很明显地告诉我就是救我的人,可是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这和我之前的感觉一点都不一样……

走出了屋子,我第一次看见自己生活了将近半个月的地方,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山谷,而我住的地方正是这个山谷中平坦的谷心,周围是一片接着一片葱绿的树林,有些树木的树枝都可以有我的腰粗,那高度更是无法目测,想来在这里已经算是原住民,饱经沧桑。

满地芬芳地花朵绽放,不论是何种品种,在现代亦或是大圩王朝的皇宫里我都是没有见到过的,香味交织在一起,我想,半月里我时常呼吸的那股子香气便是出自这里吧。

匆匆收拾了一下心情,那女人不知去处,我必须尽量远离这里,如果她是我的救命恩人,那刚刚的举动已经让我生不起报恩的心思,因为我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以前听别人说的豢养Xing奴,我以前只当是八卦听楚庭讲过几次,这里的人同Xing相恋与异Xing相恋是一样的,特别是贵族中的人,异Xing玩的多了,便喜欢找些同Xing找些新的乐子。

对此我还曾经夸过这种风气的开放,毕竟那样就不存在什么**道德的阻碍,可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不知不觉,在森林里已经走了很久,在平原上我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现在这种满目苍天大树的地方,路途崎岖,偶尔还有一些荆棘,我就更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回头的路早就已经不记得了,脑海里闪过那女人的邪魅,就算是记得,我也不会回去的。

但是走了这么久,意志再坚定,却抵不过身体的崩溃,右小腿处传来阵阵刺骨的痛清晰地传进脑海里,嘴角因为干渴已经泛起了皮角,眼前清晰的景象也在向着模糊发展,我心下着急,却始终抵不过由内而外的虚弱,竟然有种倒头睡去的想法。

晃了晃脑袋,迷茫地朝着森林中的一处看过去,那里似乎传来潺潺的水流声。

整片山谷里幽静的很,除了一些鸟雀的叫声,便是我捕捉的水声,循着水声摸索着走了过去,只要有水,一切就还留有余地。

果然,走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我便寻到了目的地,但是这里不是一条河流,却是一个潭水,高耸的悬崖垂直而立,瀑布如同小型的银河从天而降,落在这一方清澈见底的水潭之中,我疲惫地找了一处地方坐下,正好是靠近潭水边上的一个石块。

潭水下偶有小鱼游过,我俯在上方居然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咽了一口口水,确定这里应该不会有任何人为污染的破坏之后,才饮了几口潭水,清爽甘甜,我竟是想到了电视里以前放的农夫山泉的宣传广告,也不过如此。

又在潭水边清洗了脸蛋,看着潭水里的倒影,两次摔下山崖,还好都没有破相,这也算是最大的安慰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立刻离开这里,即使找不到司马瑾他们,也好比困在这里随时面临被一个女人上下其手的危险。

就在我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不远处的水潭里一阵哗然想起,一个人影居然就这么从潭水下窜了上来,水珠晶莹,打湿了我的裤脚。

我惊叫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却忘记自己还坐在一块石块上,这一退顿时踩了一个空,差点摔了下去。

那人从水潭下出来,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旁边,顿时看了过来。

我站住脚,隔着一段不算远的距离看着这个不速之客,这里这么孤僻,我想除了我和那个女人似乎不应该会出现第三者,所以在我看到这个人影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女人又回来了,但是,当我看到来人的面容时,我又觉得不大可能了。

出现的人影身材高挑,面容也是温和,初看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越看越觉得非常耐看,典型的温和型美男子。

“你是谁?!”我紧张得不行,心灵受到的打击到现在都没有回复过来,骤然看见一个美男子毫无预兆地站在湖底,不期然想起了母上以前经常说的一句话:物极必有妖!

那男子看见我似乎也是一愣,忽然脸色一红,站在潭水里不知所措起来。

我看的莫名其妙,这个男人的皮肤白的过分,比我都要白亮细腻几分,我自然看得出他脸上的红晕,但是我似乎站在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干啊,这个帅哥脸红个什么劲啊,难不成只是看着本姑娘就脸红,那这帅哥的脸皮也正是罕见的薄了。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似乎想起来什么向着我走了过来。

敌不动我不动,反之便是敌动我动。

匆匆向身后退了几步,禁戒地看着他:“你别过来!本姑娘厉害着呢,小心我揍你!”

他愣了一下,忽然站在了原地,还真的不再向前一步,我心下暗暗奇怪,这人似乎很听话啊!

我奇怪地看着他,他忽然抬起自己的右手在空中划了几笔,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关怀。

“啊!”我忽然意识过来这个人的身份,“你是救我的恩人!”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看见他点头的动作心里是什么滋味,如果可以我真想扑上去好好抱一下,原来山谷里有两个人啊,原来那个女人不是我的恩人,还好还好,简直吓死我了。

我放松了神经,把手里随意捡到的几粒石子扔到水里,顿时把周围的鱼吓走。

他走了过来,把我带到岸边平地上坐下,忽然一把抓过我的右小腿,伸手按了几下,疼的我直倒吸凉气,那种刺骨的痛,似乎不是痛在肉里而是痛在骨头里。

他担心地看着我,眼神中还略有责备,我想他一定是因为我的伤上加伤不高兴,但是我又不是自愿的,于是愤愤不平地将眼睛恢复视力之后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期待着恩人可以当我的保护伞。

谁知道他听完没有表示惊讶,却是面色涌起一阵潮红,然后不再说话,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瓷瓶,取出其中一个药丸,碾碎涂在我的右腿上,然后撕了衣摆处的布给我包上,因为他衣服上的湿露,所以那块衣摆撕得是我身上的。

感受着右腿上一阵清凉,似乎把骨头里的刺痛都给压制了下去,我的脸色才缓了一些。

他伸手扶我起来,我心下奇怪,问道:“那个女人和你的手给我的触感很像呢!”

他看了我一眼,忽然又在地上拿着石头划了几笔。

我蹲下来看,这两个字我还是认识的,“容渠?这是你的名字?”他点了点头。

“很好听的名字,容纳天地的胸怀,汇渠成海的风度。”

容渠愣了一下,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眼中神色黯然,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他看了看天色,把我扶了起来,指着森林的另一边。

我紧张地拽着他的衣袖,“那个女人……”

他向着我摇了摇头,保证不会让我受到伤害,这才任由我拉着他的衣袖,一起往森林另一边走过去。

说来也奇怪,我随着容渠回到小屋的时候,里面依旧没有出现那女人的身影,我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不在最好,免得我对着她提心吊胆的,真的很是费心神。

晚上,容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些野菜和动物的肉,坐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是伤患兼贵宾,自然就只有享受的份。

“嗯,很好吃呢!”

容渠拿着筷子杵在那里,筷子伸也不是,收也不是,只好微笑着点了点头,给我盛了碗汤。

我傻呵呵地看着他,“这个,我吃饭一般都是这样的,你吃你吃,嘿嘿……”以前楚庭经常抨击我的吃像,可惜在司马瑾和韩枫的袒护下改不了了,现在又被容渠看着,只能干笑。

容渠温和地笑了笑,不再看我。

我忽然问道:“对了,这里有通往外界的路吗?”

他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顿时高兴起来,“那我就可以出去了?这个山谷是否是在乌山下?”

容渠凝眉,放下碗筷,摇了摇头,用手指沾着水在桌子上画着,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副简略的山水图。他指着一处山崖,在桌上写着乌山二字,然后又顺着一道河流似地通道一路向西,指着一块大盆地的一角,点了点。

“不是吧,离乌山这么远了?!”我有些吃惊,这样看来,似乎是自己坠崖之后随着河流来了这里,但也不排除是自己从现代坠崖的地点不对。

看着容渠那张温和的脸,我又问道:“从这个山谷出去还是在大圩王朝吗?”

他点了点头,我不死心地又问道:“那离都城远吗?”

这回轮到容渠不解了,上下打量着我,如法炮制在桌面画出图,一处是都城,一处是我们出去的地方,中间隔着三个大城,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到达都城。

我垂头丧气地掰着指头,半个月呢,如果是坐车什么的我倒没意见,但是据我所知这里最快的交通工具似乎是马车吧,那岂不是要把我晃晕了?!

容渠以指扣桌,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指着我的右腿,眼里有拒绝的光芒,我朝着他点了点头,“我会等伤养好再走的,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好不好?”要不然我晕车了怎么办?

他面色一红,嗫嗫嚅嚅地点了点头,这么温柔、容易害羞的男人让我看的有点自惭形秽了。

精彩评论:

作为一名在穿越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天降皇后》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容渠,楚庭)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子胥)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