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霸王录》霸王过的乌江在今的何地方 第一百十四章 欲起欲灭一死解 乌江霸王录仙侠风格小说

《乌江霸王录》霸王过的乌江在今的何地方 第一百十四章 欲起欲灭一死解 乌江霸王录仙侠风格小说

时间:2020-06-28 16:30:40 编辑:阿垂 分类:仙侠

乌江霸王录
作者:垂钓江陵
来源:阅文集团
状态:连载中
《乌江霸王录》由网络作家垂钓江陵所著,终于迎来了波澜起伏的大结局,江护,姜持这两位主人翁会有怎样的伏笔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柳暗花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偌大的天水城,时不时有一直气势森严的队伍行过,把守城门的队伍,比之平常时候多了几倍。这两日都是出城的人多,进城的人少,一列列队伍或骑烈马,或驾车鸾出动,致使整个天水城内气氛变得有几分肃穆。当然,喜欢说

《乌江霸王录》试读章节

偌大的天水城,时不时有一直气势森严的队伍行过,把守城门的队伍,比之平常时候多了几倍。

这两日都是出城的人多,进城的人少,一列列队伍或骑烈马,或驾车鸾出动,致使整个天水城内气氛变得有几分肃穆。当然,喜欢说闲话的人从来不会少,爱看热闹的人更是却被缺不了,只不过是,一会热酒楼里人声鼎沸,一会儿又空阁绝响。

原因自然是因为外面街道上一队人马的急匆匆奔驰而过……

各处酒楼都挤满了人,大家在一起扯大话,看大热闹,评点这次古阵惊现,某某英雄人物又会如何。反倒是大街上没多少人,都生怕冲撞了那些面恶势强的人马。

“林氏商行的人马又一大早就出去了,这次他们出动了以为闭关多年的老祖宗,听说这位老祖宗在几十年前就是天水城闻名的阵法奇才!”……

“嘿!看样子林氏商行是古迹在侧,难以入睡,饥渴难耐啊。”……

“就怕他们古宝秘笈没找到,就先内讧打了起来,听说林氏商行的五大掌权家族,林家和竹家已经势同水火。可惜了,竹家这一代有个竹白君,那林家却是每个代表人物。”……

……

另一处酒楼之人,也是有人高谈阔论,侃侃而谈:

“长青武院的导师,这次可是出动了不少,前番那老校长自恃见识高,却是触动古阵禁制,最后自断一臂才逃了出来。没想到有出动了一位隐世的导师,听说也是一位阵法大师。”……

“要我说,你们也就那点眼界,盯着这一亩三分地的势力,林氏商行如何,长青武院如何,这天水城还不是以城主府为尊。咱们城主府虽然也出动过几次人马,但是表现得并不怎么积极,可见古迹面世的时间还未到。

而且,附近的几座城域,南疆城、大日城,都有其他势力的人马在赶过来,说不定城主府已经联合好了其他几位城主,有了秘密谋划。”……

“对了,你们恐怕不知道,听说这古阵是有田家的人发掘激活的,那领头的就叫田渊,是双台镇的镇军使。前些日子回来,居然收了极重的伤。”

“什么发掘古迹,不懂就乖乖坐下,请我喝杯酒,听我讲来……呃,茶水也行,也行……实际上,这位双台镇的镇军使,是去追杀一人,那人身材矮小,但是臂力过人,善用一把铁石大刀,似乎是身怀秘宝……”

……

此刻,天水城中,田家府院之中,一处偏离中心建筑的小院之中,一名男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公子,是小的大意,被那人发现踪迹,以至于逃脱而去……”

“呵?刘英,你真的只不小心让对方发现踪迹,而没有按其他的错?”一名一身竹青锦缎,手中一把绣金铁扇轻摇的年轻公子,不愠不怒地问道。

虽然这年轻公子面容玉俊,下颌一颗浅痣让整张温玉脸面显得更和气几分,但是此刻,跪在地上的男子丝毫不管看年轻公子的脸,只是苦苦地低头回答:“在酒楼中,小的被那人用奸诈手段下了毒,想以此要挟于我,不过当时我不愿受制于此獠,欲拼死一搏,那人却是色厉胆薄,突然脱身逃去。”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追拿那人之事暂且放置一旁,如今古迹将现,你带我密令去大日城走一遭,找无心剑庐的赵处,将密令亲自交到他手中。

……放心,豹组阿三阿四会跟随你左右,护你前去。另外,明天家族刚好有一支商队要去大日城,我会安插你跟随商队一同。

这次任务,若还是出了意外,下场……你自己想。”年轻公子手中贴金折扇一收,说完起身离开,四名随从护卫跟随在后。

剩下的两名护卫,一身黑裳,衣服胸前及左手闭上绣着一头金钱豹子,饰在他们挺拔雄壮的身躯上,倒也算的上英气逼人。

两人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地上跪着之人。

这地上跪着的,正是那日被江护戏弄了一番的刘英,虽然刚才跪地有几分狼狈,不过他却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脸哪有命重要。

只见他站起来,朝一旁的两人作了作揖礼,赔笑道:“这一遭,就依仗二位了。”

“都是为公子办事,客气话就不用说了,希望你到时候别拖后腿……”

……

白蒲镇前后数十里,虽然比不得天水城,但是较之高土镇却是要大上不少,也繁华不少。

除了零散出现在各国路边或街角的地摊外,真正有门面的店铺很少,横竖两条宽阔的街道能见到几家,倒也算不上生意多好。

反倒是那些错了弄巷里,各种无名无牌的小店,而却有不少人乐的光顾。

要说这白蒲镇的建筑,倒也稀奇。纵横镇子的两条大道边,都是高大繁盛的建筑,但是在被大道划分出来的四个区域里,却是各种高低胖瘦臃肿歪斜,陈旧夹新的建筑群聚,就连那些巷子也是没头没尾,东进北出,七拐八歪,一般人初次走过,怕是要逛游大半天才能找到出口。

这样了混乱,隐蔽的地域,对于白蒲镇的人来说,却是最爱,因为很能给人安全感,应该说是很能给那些亡命之徒安全感。

一道不算高大,另一道算是矮小,两道身影在大道之上闲逛着,稍微矮小一点那位,正在不情不愿地给另一人讲解着白蒲镇各家店铺的情况。

这两人正是江护和姜持。由于修炼不顺,江护便想着出来寻找灵材辅助修炼真元之力,自然是不注意打到了这鱼龙混杂的白蒲镇店铺。

“小子,你说这两条大街,是白蒲镇最繁华的地段了,怎么看了数家店铺,都没有点有用的东西?”江护不太满意的看着姜持,很觉得眼前这小子是在消遣自己。

“明明是你买不起……”姜持心中偷偷回了一句,然后嘴上笑道:“江大哥,前两天你也跟沈大哥逛过一次,应该知道,这白蒲镇卖买东西,特别是想买好东西,就得看机缘,因为太好的东西不好卖,就那前面拐角的那家门楣很低的店铺来说,里面有一颗冰灵玉珠,买了快两年了,兜兜转转几回手,最后还是被卖回了这里,中间缺失不知道死了几个倒霉鬼。”

“这里财不露白,露了就有人杀人夺宝,当然,反被人杀的也不在少数,反正都会有人死,这样镇子外的白蒲才会长得这么茂盛。”姜持一副少年老道,对刺中道道门清的口气讲解着。

“财不露白么,这地方……啊,好久没有闻到的自由气息。”江护一脸沉浸的掠看着这片规则统治下的混乱之下。

幽灵门名义上统治着这里,但是却管不了这里的每一条门店巷子,幽灵门是规则,扭曲或黑暗的规则,都算是一种秩序,在他们的统治下,这里有秩序的混乱着。

“……你不会就是外面被通缉的变态杀人狂吧?”姜持看到江护那副表情,脸上露出不少怀疑。

周围少数行客,目光冷冷的观看着江护二人,似乎是在观察这两人是不是新来的猎物,更有甚者,面露凶色,双目还在警视周围的同伴,这是自己的猎物。

江护自然是察觉到了周围人的异样,目光一冷,心中暗笑:“看样子又和当年一样,被人当成猎物了呵。”

“小子,我们先去逛之前你说的小巷子。”江护一把抓住姜持的手臂,朝着一边巷子钻进去。

在有些人眼中,这两道瘦弱的身影是害怕了,在想着逃命,不禁发出捕猎是的笑声,明目张胆的尾随而去;当然,有人从江护身上察觉到了危险气息,选择对两人的离开视而不见。

……

窄小的巷子里,各处建筑虽然看上去十分陈旧,却是没有相匹配的腐臭恶酸味。前挤后盘的各种店铺犬牙龇互,颇有几分十步一竟的新奇感。

江护和姜持二人进了巷子,却是没有细看这些店铺的心思,察觉到后面有人跟随而来,两人愈是加快脚步,朝着里面弄巷走去。

“我跟你说,这些人可不是好惹的,一旦看见有利可图,就会把你我啃得骨头不剩。”姜持脸色有几分不好看,久居白蒲镇,他比一般人更懂得白蒲镇的残酷规则,是真正的弱肉强食。以往他出门,一看就是一身破烂的穷苦人,再加上他机灵识趣,倒是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

“奇怪,我们一看就不像是有钱人,怎么会被人盯上?”姜持看了自己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江护,目光在江护背上的石刀上停留片刻,然后盯着江护的脸,“肯定是你这张脸,让人色心大起,要知道这白蒲镇可没有什么烟花生意地。女人在这里,可是十分难得,大多时候倒是你这种脸面的人比较方便得到……”

江护听后,眉头一压,低声道:“你再多嘴一句,我就把你卖给他们!”

……

转过一处巷口,突然,前面有人挡住去路。

“不知两位想往哪里去?”一个黄脸面,褐色头发,一看就是平时纵欲过度又缺少进补的男子,不怀好意地笑道,眼光不是的在江护的身上乱瞄,像是在看一位妙恋年华,身材初开的女子。

这人刚一出现,后面也冒出一个面色些许苍白,身材颇臃肿,头戴青荷帽的男子默然出现,他不说话,似乎觉得说话太费力气,太伤元气,用目光说话就行。也不知道此人是不是修炼了奇异步法的缘故还是没修炼过过硬的腰功,总是给人一种脚步虚浮,人要飘起来的感觉。

感受到两人怪异的眼光,江护只觉得一身恶寒,也是懒得多说一句,拍了拍一旁的姜持,示意他躲到一便去。

感知到这两人不过朔灵境的层次,也敢在他面前撒野,刚好江护也想立威,震慑一下暗中偷窥的宵小。

江护身上气息被阳辛铁胆隐匿,旁人不知道他实力深浅,但是待看到江护猛然踏步而出,朝着前面那名黄面男子冲去,却是煞气陡现,让那二人一惊。

对付这混乱之地的几条恶犬,江护可没有丝毫保留实力,慢慢试探的想法。

体内气血之力涌动,同时丹田之中的巫煞毒力被运转而出,夹杂在气血之力中,若是看江护此时面色,就能发现微红的脸色中泛出一层紫黑气息。

看见江护动手,虽然那两人惊诧于江护的果断动手,但是并没有丝毫的退怯想法,好不容易碰到两个雏儿,这运气可不是每天都有。

白脸胖子将头上青荷帽一掀,露出稀疏的几根头发,和大片光秃头顶,身上气势迸发,头发无风自动,整个人犹如巨石一般朝着江护后背碾压而去。

看着江护那敏捷的动作,弯弓富有弹性的腰背,后撅的屁股对他更是极具吸引力,他不禁发出“嘿嘿嘿……”笑声,眼中冒出精光,从后面攻击,他最喜欢了。

前面那面黄男子,嘴角的胡须抽动,舌头伸出舔了舔,将其理顺,同时手中铁刀抡起,攻击而来。原本他打算用刀背攻击,防止坏了江护的那副皮囊,不过感觉到江护的气势,却是心中有一丝拿不定,游走于生死之间的习惯,让他以最正确的姿势来迎接江护。

可惜,江护并没有朝他而来。

之见江护原本前冲的身子,陡然换步旋转,朝着后方贴地飞旋而去,同时左手抡起,运转出自己目前最适合一招解决敌人的招式。

天绝地灭大紫阳掌!!

紫黑色的气流不断朝着江护的左手汇聚,他的面色也因此变得明朗红润,没有紫黑气息掺杂覆盖。

随着体内巫煞毒力的凝聚,江护的左手臂逐渐变色,不过片刻间,整个左手就犹如墨漆一般,变成一片紫黑。

没料到江护陡然回身攻击自己,不过白脸胖子还是及时作出应对之色,右手急忙劈打而出,与江护对掌!

“嘭!!”两掌相对,白脸胖子应声飞出,身子重重摔在巷子陈旧的墙壁上,抖落一身灰尘。

没有去管顾白脸胖子,在江护眼中,他已经是个死人。

江护不做丝毫停驻,再次动身朝着前面的面黄男子冲去。

那面黄男子看到自己同伴被江护一掌打飞,吐了一地的血,面色一片灰紫,顿时心下大骇,想要转身奔逃。

可惜,他速度快不过江护,奔逃只会死得更快。

江护踏步追赶而来,顺手就是一掌,这一下那面黄男子不敢硬碰,将手中铁刀横挡。

“嗵~~!”犹如金铁交响,江护左掌在铁刀之上留下一个紫黑色的凹陷手印。

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江护一脚抬起,将黄面男子踢飞。

只见那原本那原本面色蜡黄的男子,此刻脸上一股紫黑之气不断潮动,显然,那一柄铁刀并不能完全阻隔江护手掌上的凝聚的巫煞之毒。

不去管两人死活,江护朝一旁看待了姜持招了招手,示意该离开了。

那小子,方才看到江护动手,就机灵地钻到了一个角落里去,那里有条隐蔽的巷道。

不过,见江护两三下就解决了这两个凶神恶煞的货色,姜持不由的惊楞,他他没想到这一直没个正行的家伙居然这么狠辣,厉害。当然,准备以防万一,挑选的这条隐蔽巷道,是没用了。

两人朝着另一条稍微宽广的巷道拐去,似乎刚才的杀人不过是见吃饭喝水一般的平常事。这一下,暗中窥探的人都悄悄散去,这样的狠角色,他们可没有兴趣招惹。

“小子,你刚才是不是都找好后路,准备逃命用?”江护瞥了一旁的姜持一眼,觉得自己有必要对这小子的人品进行重塑,不能让他走上自己的老路。

“怎么可能!我一眼就看出那两个怂货不是大哥你的对手,堵在那里是防止他们逃跑。”姜持一脸信誓旦旦,一副自己刚才是挺身而出的神态,都自傲了起来。

“我信你个鬼头。”江护骂了一句,然后问道:“赶紧带我去有灵材卖的店铺,这里鱼龙混杂,可不是什么善地。”

对于江护后一句,姜持显然很认同,也没有反驳,而是指了指前面:“前面再拐一道,就到了,不过你好像没什么钱吧?千万别想着进店里抢,整个白蒲镇中间四片区域,都在一个巨大禁制灵阵笼罩中,每一个建筑都是一个节点,进去强抢就是挑战整个白蒲镇,基本上是找死。”

“喔?这么奇异?这么大的一座灵阵禁制,是谁布置的?”江护听后颇为好奇,一般的镇子,可是很难拿出这种手笔,布下这种笼罩大半区域的灵阵。

“据说这灵阵是根据一座遗留的古阵改造而成,现在也是由幽灵门的人把控。幽灵门可是有两位灵阵师呢。”姜持不确定地说了一句。

“你小子懂得还挺多的嘛?”江护狐疑了一下。

“这些算消息,白蒲镇十个中有九个知道,算不得稀奇的,要不然你以为那么多凶恶之徒汇聚白蒲镇,幽灵门的人却不甚在意?”姜持看了一旁的一脸没见识的江护,懒得继续解说。

刚好,前面巷道到了,那一条巷子上好几家店铺,都是他们的目标。

……

《乌江霸王录》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仙侠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乌江霸王录》,会想起江护,姜持,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免费章节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乌江霸王录》霸王过的乌江在今的何地方 第一百十四章 欲起欲灭一死解 乌江霸王录仙侠风格小说